当前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万穗贷款怎么样 万穗农业

21财经网 2021-07-14 11:17:13

周末最大的瓜,是牧原股份。

雪球大V天地侠影的一篇《牧原会是惊雷吗?》,引发了上至公司发公告澄清,下至券商分析师、股民的大讨论,众说纷纭。

今天开盘,牧原低开2.48%,其后震荡,一度低探至102.5元,跌幅逼近5%,其后回升,下午大盘下挫,牧原也逐步走低,全日收跌3.58%。成交量39.5万股,换手率1.55%,数据较上周有所放大,不过算不上太大异动。

但是,财务造假始终是资本市场的大忌,是压在投资者心头的大石。

牧原到底咋回事?是不是真的此地无银三百两?

1“多空”双方激烈对垒

雪球大V的着眼点是财务数据,咋眼看好像也确实是那么一回事,但作者的局限也在于此,除了财务数据,没有更进一步的证明材料,通篇都停留在“我怀疑你”的论调上。

我们不能说质疑财务数据就一定错,但如果只是拿出几个财务数据,就要定上市公司的罪,相信证监会的领导也不会这么草率。直到现在,证监会还是按兵不动,和去年君实生物被兽爷质疑后,旋即收到上交所问询函的待遇相比,一个天一个地。

所以作者也很乖巧,很快发了个新帖:“只是我质疑的想法。寻找真相,是深交所、证监会及地方税务的职责。”

在随后的大讨论中,各路观点针锋相对,火药味甚浓。

首先被扒光的,是大V的“身世”。天地侠影,真名汪炜华,曾是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网络通信领域研究员,后来辞职从事个人投资,喜爱在网上撰文评述中国资本市场,多是对上市公司提出质疑、针砭资本市场时弊的文章,连大名鼎鼎的茅台也被他质疑公开造假,算是人如其名。

来源:雪球

2013年,因为持续质疑新疆上市公司广汇能源,引发后者向当地警方报案,乌鲁木齐警方“跨省”抓捕后,汪炜华在当地被定“损害商业信誉罪”,刑期一年六个月,2015年4月,刑满释放。

来源:南方周末

不过,令人不解的是,天地侠影对上一篇文章发表于2015年8月23日,之后就没在雪球发文,虽然时常有跟帖,但发文上却“消失”差不多6年。

来源:雪球

回想一下2015年,天地侠影出狱时是4月,正是牛市暴动期,等到最后一篇文章,却反转到了大股灾,当中他经历了什么,为何不在雪球上发文,或许只有他本人知道。

其次,各路分析师、大V、股民,开始授业解惑。针对文章的质疑点一一进行回应。

(1)固定资产/销售收入占比过高的问题,是由牧原的自繁自养的重资产模式决定;

(2)少数股东ROE过低的问题,是合并规则造成的,在母公司负债水平高,且长期股权投资占比高的情况下,会产生这种情况;

(3)关联交易问题,是为减少建筑商环节层层外包、以及建筑环节的财务规范,从而达到为股份公司节约成本的目的而采用的方式。

解释得貌似也没啥问题,而且牧原也亲自发公告,说公司采用平行结转法核算,生产成本中与养殖直接相关的成本计入原材料,折旧等对应科目,管理费用、制造费用等计入其他费用。

但是既然短短一篇600多字的文章,能够引起轩然大波,确实有值得深思的地方。

格隆汇探雷区公众号早在去年7月21日便发表过文章《牧原股份 | 神奇的关联方、存贷双高与巨额在建工程》,同样提出了类似的质疑。

站在投资者的角度,由于天然的信息不对称,我们很难全面而细节地获取上市公司信息,但我想,投资的事,大道至简,任何复杂的问题、任何财务数据,最终都要回归常识,所以我们不妨用常识重新审视一下企业的根本——商业模式。

2牧原的“宿命”

大多数生产性、服务性行业,要做生意,必须先有相应的基础设施,建设这些基础设施,得花钱,反映在报表上,是庞大的资本开支、在建工程、固定资产等等。

但是,不断地花钱,是一件不好向对股东交代的事,所以干这些行当,必须想尽办法花得少、花得巧、花得值,于是衍生出了下面几种模式。

第一种,是轻资产,比如温氏的“公司+农户”,说白了就是建设的钱别人出,然后赚了一起分。

第二种,是体外培养,比如爱尔眼科的并购基金,由并购基金在上市公司体外收购、建设、经营,度过早期的亏损期,等到有利润了再放进上市公司。

第三,是自建,老老实实自己投钱、自己承担风险、自己享受收益,牧原选的就是这种模式。

2019年起,非洲猪瘟导致猪肉短缺,价格暴涨,在这种情形下,谁能快速且大量地供给,谁就能赚大。传统的“公司+农户”模式,虽然轻资产,但是天花板也很明显,一个是扩张慢,一个是管控难。

在猪瘟面前,时间就是金钱。

于是,猪老板们对于扩产形成了一致性,采用自建,也就是牧原模式,连温氏也不例外。随后,砸钱扩产成了猪企们的一道风景线,这是牧原的第一个“宿命”。

笔者去年曾经走访了不少上市猪企,在问及巨额的资本开支怎么解决时,上市公司也眉头紧锁,承认这是件头疼事,为了找钱,他们是想尽办法申请各种政府补助、找各种政策性低息贷款、找各大商业银行提升授信额度、发债、定增,总之能想到的,都会去试。

同时,为了对股东有所交代,他们也尽量采用最能平摊成本,减少财务压力的会计方法,至少在报表上,不要太难看,所以牧原选择了平行结转法核算成本;也会竭尽全力地寻找各种有效降低成本的“套路”,比如牧原在外成立牧原建筑,负责自家猪场建设,这里面也不排除会出现各种打擦边球,游走在法律和规则边缘的做法,这是它的第二个“宿命”。

至于牧原的第三个“宿命”,是体量太大了,市值近4000亿,去年出栏量超过1800万头,双双超越温氏,稳坐头把交椅,所谓“人怕出名猪怕壮”,牧原自然成为各方注意力的焦点。

这些最终成了引发大V质疑的导火索。

当然,这个不能怪质疑方,毕竟,因为企业对眼下和未来预期乐观,于是投入大量资金押注,很常见,但结果上,一飞冲天的有,粉身碎骨也不在少数,加上中国股市不成熟,监管不够完善,造假时有发生,特别是农业板块,看不懂,取证难,防不胜防。

就目前的公开资料、各方讨论来看,牧原有或没有造假,都没出现很强有力的证据,多空双方仍然在激烈对峙。

但天地侠影文章里的一段文字,却引发笔者的新思考,文中举了乐视网的例子,想起当年贾跃亭的行径,或者可以从公司领导人身上寻找到一丝痕迹。

3公司要烂,必是人先烂

很多年前,投资界就流行一个投资哲学:投资就是投人。

如果牧原选择造假路线,创始人+董事长秦英林必定三观不正,图谋不轨。

我们先捋一捋他的简历。

1989年,秦英林毕业于河南农业大学畜牧专业,被分配回家乡地市--南阳市食品公司工作。

1992年,秦英林携老婆辞去公职,回到老家南阳市内乡县马山口镇养猪,并最终在南阳市创立牧原股份,直到现在。掐指一算,他在自家猪圈里也摸爬滚打了快30年。

在此期间,秦英林身兼数职,是牧原的党委书记、全国人大代表、河南养猪协会副会长、河南农大兼职教授,也收获了不少荣誉,包括全国劳动模范,全国脱贫攻坚奖奉献奖。

从这些身份,以及他30年来的一举一动,和贾跃亭还是有很大差别。

这三十年,数不清的外贸加工业热潮、房地产热潮、互联网热潮,每一个热潮赚的钱,都比养猪有过之而无不及,但鲜见秦英林去做外贸生意、去创建房地产公司和互联网公司,30年前他养猪,现在还是养猪。

以他身上的一连串身份,如果选择造假,最后东窗事发,后果将会非常严重。

首先,人大代表、劳动模范、全国脱贫贡献奖得主造假,秒站党和政府的对立面,个人形象崩塌、名誉扫地的同时,整个家族都有可能被带进坑里,当然,他也可以选择效仿贾跃亭,跑去国外。

第二,全国头号上市猪企造假,公司崩溃、股价崩盘,投资者讨伐,舆论谩骂,30年功劳一朝丧,由此可能引发产业链上下游动荡、当地经济社会波动,还有不断倍增的地方政府压力。

不管是他个人、家族,还是公司、产业链,甚至是地方政府,都是难以承受之重。

当然,我们也不能单凭身份就断定牧原不会造假,毕竟10年前的今天,河南最大猪肉加工企业的双汇,被央视315晚会曝光使用瘦肉精丑闻。

牧原的真相究竟如何?只有交给时间去证明。

作为投资者,要远离风险,最好还是隔岸观火。

标签: 贷款
热门评论

最新文章

今日推荐

高铁上升级座位怎么收费 高铁选座位怎么选
高铁上升级座位怎么收费 高铁选座位怎么选

高铁上升级座位怎么收费 高...[详细]

热门排行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