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万联电子商务怎么样 东莞市万联电子商务有限公司

21财经网 2021-07-14 11:14:12

全国政协委员丁梅属牛,今年是她的本命年。

大年三十,丁梅当大厨,给父母做了一桌年夜饭,86岁的老母亲滔滔不绝,追着女儿“张家长李家短”,48岁的丁梅觉得,能听到妈妈的唠叨挺幸福。

丁梅的爱人在北京工作,为响应国家“就地过年”的倡议,一家人只能视频过年,87岁的老父亲有点遗憾,但丁梅觉得,这个年已经幸福太多。

毕竟上一个大年三十,作为河东区副区长,丁梅处理天津动车客车段聚集性疫情的工作刚刚开了个头。“今年更加体会到,最幸福的是人间烟火气。”

丁梅在2020年全国两会(资料图)

四次参加全国两会 一直关注这件事

今年是全国政协委员、河东区副区长丁梅第四次参加全国两会,她连续四年都在关注养老事业发展:围绕扶持规范老年助餐服务,提升养老机构医疗服务能力等方面,她都提出过提案或建议。

2019年天津广播记者采访丁梅(左二)调研老年人食堂运行情况

关心养老事业,是从自己的小家庭开始的。2015年,丁梅母亲骨折,不得不长期卧床,医院不能久住,可老人又不愿意进养老院,只好请来小时工,但也就能做做饭、收拾收拾家务,专业护理谈不上。

那是丁梅最难的一段时间,工作本来就很忙,每天她还要在单位和父母家之间奔波。

“老人高龄,爱人不在身边,不照顾好,老人会活得很没有尊严。所有家庭都可能会面临这样的窘境。”

对自家老人的这份孝心,让丁梅对老年群体也有了份特殊的牵挂和情怀,从2018年当选全国政协委员后,她就开始通过委员履职的渠道推动养老事业发展。

其中,丁梅在2019年提交的《关于提升养老机构医疗服务能力》的提案被国家卫健委认定为B类提案,提案中提到“加大对养老机构开展医疗服务扶持力度”、“鼓励临近的医疗机构与养老机构签约”等建议。当年10月23日,国家卫健委、民政部等多部门印发的《关于深入推进医养结合发展的若干意见》中采纳了丁梅的建议,提出“深化医养签约合作,鼓励养老机构与周边的康复医院(康复医疗中心)、护理院(护理中心)、安宁疗护中心等接续性医疗机构紧密对接,建立协作机制。”等内容。

丁梅在2020年提交的《关于扶持规范老年助餐服务》的提案,被国家民政部认定为A类提案,民政部在书面回复中表示,对丁梅提出的“供餐企业单位生产能力相对不足、送餐环节存在食品安全隐患”等问题详细列明了下一步的解决方案。

今年,丁梅把目光聚焦到社区居家养老这一话题。

政府“包办”养老的思维要改变了

居家养老不是新话题了。作为天津唯一一个居家和社区养老服务改革试点,河东区在居家养老方面已经做了很多年的探索,丁梅虽然不分管这块工作,但她始终在关注着。

目前,天津市老龄化程度达24.14%。而河东区的老龄化程度为37.03%,超过全市平均水平。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去年发布的《中国发展报告2020:中国人口老龄化的发展趋势和政策》显示,从2035年到2050年是中国人口老龄化的高峰阶段,根据预测,到2050年中国60岁及以上的老年人口将接近5亿,占总人口比例超三分之一。

十年前,河东区开始探索日间照料服务中心,可以为老人提供就餐、文娱等简单的服务。丁梅说,当时都是街道自己做,很难坚持下来:“完全免费是不可能的,但是你收费,没有专业团队来运行,价格下不来,老百姓不买账。但如果自己养一支专业团队,可能十天才有一个做卫生的需求,这工也养不起。实践证明政府不能‘包打天下’。”

意识到这个问题后,河东区开始对日间照料中心运营进行改革,到2016年先后引进了九樱万联电子商务发展有限公司、乐聆智慧养老服务有限公司等5家养老服务企业,提供家政服务、生活照料、医疗保健、健康管理、家电维修、法律咨询、精神慰藉等多方面服务。到现在,河东区38家日间照料中心都实现了社会化运营。

日间照料中心实现了基础养老服务后,近几年,养老市场开始逐渐细分,从基础养老开始向品质养老转变,一种升级版的“嵌入式”养老服务中心模式悄然兴起。这种“嵌入式”养老服务中心最大特点是开设在老年人密集居住的社区内,缩短老人心理上的距离感,相较于日间照料中心增加了短期托养、术后康复医疗、科学健身、助浴助医等专业照护功能。

坐落在大直沽街道的逸麟康养是河东区第二家”嵌入式“养老服务中心,将于3月正式营业。这家养老服务中心使用的是小区的公建配套,政府以购买服务的方式免掉了企业的房租,企业的收费标准也得以相应降低。

全国两会前,丁梅(左一)到嵌入式养老服务中心调研

出发去全国两会前,丁梅到这里调研。她还有一个疑问,和之前的日间照料中心社会化运营一样,这种嵌入式养老机构也是前期投入大,回报周期长,企业能否坚持下来?靠什么来实现长期回报和良性循环?

对此,逸麟康养院长樊若冰说:“一家企业单独只做一间肯定是很难,我们这几年一直做养老,大到养老院,小到嵌入式机构,自己形成了连锁形式,有了规模,养一支专业队伍或者和其他提供为老服务企业合作,可以供旗下机构同时使用。举个例子,比如我要做老年瑜伽这个项目,我可以请一位健身教练,不同时段到我们不同机构去教课。”

由此,丁梅也形成了建议:“彻底改变政府‘包办’养老的传统思维,政府可以尝试将社区养老机构“打捆”对外招标,吸引有规模的企业参与,一旦形成集团化,企业的成本就能下降,政府予以房租免除和床位补贴,以及刚刚实施的长期护理保险做支撑,为企业让利,为老服务价格就会降低,最终受惠的是老人。”

老人喜欢什么服务?让数据说话

2020年,河东区综合为老服务中心投入试运营,中心涵盖居家和社区综合为老服务平台、适老化产品应用展厅、康复器具租赁展示点、银龄会客厅四项功能。

其中一项功能——居家和社区综合为老服务平台上录入了河东区25万老年人信息,这些信息由为老服务企业、社区、民政部门等多方汇聚而成,通过大数据分析显示,河东区所有街道里,中山门街和东新街老年人最多,近三个月里,选择助餐、助浴等入户服务的老人中,春华街道占据服务量第一名,哪些服务企业满意度高,哪些养老院入住率最高,所有数据都可以为政府决策和为老服务企业提供参考。

今年,河东区正基于这一综合为老服务平台向2.0版本的智联万家数据运营中心升级,着重对在家独居、空巢、失能、半失能、重度残疾老人进行重点关照关护。政府正在采用购买服务的方式,引进生产为老服务产品的企业,为老人家中免费安装智能设备。

河东区大直沽后街小区的卢蕴秋老人家门口安装了门磁设备,大门连续48小时未开启,设备就会向后台发出警报,收到警报后,运营中心第一时间就会呼叫老人,若老人联系不上,运营中心会同时联系家属和社区网格员、志愿者,均可第一时间上门进行查看。卢蕴秋老人家还安装了燃气泄露报警装置,没想到真派上了用场:“有一天,我可能是没关好阀门,刚把饭端过来,那边就响了,还有亮的灯刷刷刷闪,赶紧就把煤气关上了,有这个东西,心理特别有安全感。”

“这么多年,我们信息化工作真的没少花钱,但以前不同的企业、政府不同的部门都是各自跑各自的数据,而政府一个部门牵头把所有数据整合起来形成这样一个综合信息平台,给所有为老企业共享,它们就能有针对性地开发服务产品。”丁梅认为,这只是数据壁垒打通后的第一步,她建议,还应该打通民政和卫健部门的信息:“这样我们就能知道社区里老人的健康状况,比如说哪些老人有心脑血管疾病?哪些老人处于高危状态?社区基层治理的时候可以重点关注他,对他进行日常血压监测、用药指导。我觉得从国家角度来讲,通过物联网的技术能精准对接每一个老年个体,也能够对养老市场有效监管,规范运营。”

要想把老年人照顾好,得下绣花功夫,不仅是专业的照护,精准的服务,适老化设施也大有文章。老人座椅应该调到多高?老人用什么样的餐桌更舒服?河东区综合为老服务中心里都有一套专业设施展示,可供老年人子女及企业、机构、志愿者等社会组织参观学习,一些康复训练器具也可对外租赁。

这些成功的经验,丁梅都会带到今年的全国两会上:“河东区本身就是全国居家和社区养老的试点,我们做了几年的努力,有了一些探索,把我们走过的路,碰过的壁,踩过的坑,到今天我们形成的行之有效的东西呈现给大家,这是可复制、可推广的。”

河东区综合为老服务中心适老化设施:洗澡设施

河东区综合为老服务中心适老化设施:餐桌、餐具

河东区综合为老服务中心“当你老了”体验区

让每个老人活得更有尊严

今年全国两会上,丁梅将以大会发言的形式建言献策,丁梅感觉压力更大:“大会发言面对的是全体委员,委员提出的建议也会得到高度重视。”

连续多年在全国两会上为老人奔走呼吁,但这些事情丁梅从未向自己的父母提过。“因为我的父母,我开始关注养老事业发展,对养老事业有了情怀,但是我做这样的工作绝不仅仅是为了我的父母,而是为了每一个老人能活得有尊严。”

标签: 联电
热门评论

最新文章

今日推荐

高铁上升级座位怎么收费 高铁选座位怎么选
高铁上升级座位怎么收费 高铁选座位怎么选

高铁上升级座位怎么收费 高...[详细]

热门排行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