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东阿养驴怎么加入(东阿风调雨顺养驴合作社)

21财经网 2021-07-11 15:07:10

山东省是传统的农业大省,山东人口大约有1亿人口,农业人口占50%,农村劳动力资源丰富,有充足的人力资源养驴及发展驴的相关产业。产业体系较为全面,产业技术体系设置比较健全,检验检测、科技开发、科学研究、人才培养能力相对较高,形成了主体多元、链条完整、层次分明的产业体系。

在胶东半岛建成我国第一个口蹄疫和高致病性禽流感无疫区,基本建立了省市县乡四级动物疫病防控体系,养殖上一定程度的控制了疾病风险。同时,山东省为了推进畜牧业供给侧改革,加快驴业转型发展,制定了优化布局、良繁体系、养殖生产、产业经营、政策支持、金融扶持“六项措施”。通过政策扶持和市场引导,完善驴产业经营体系建设。探索实施驴产业发展金融扶持政策,鼓励并引导金融机构采取多种形式,通过抵押贷款、信用贷款、联合担保、融资担保等方式,探索推广创新驴活体抵押、保单质押等模式,解决驴养殖主体贷款难、担保难的问题;发展驴业保险业务,提高驴养殖业抗风险能力。

山东省养驴的历史已有1500余年,驴品种资源较为丰富,主要有德州驴、关中驴和晋南驴等品种,其中德州驴是山东本土特色品种。加工能力处于全国领先水平,产业链条逐渐完善,驴饲养规模化水平较高。现阶段驴养殖的特点是集约化养殖,散养向规模化过渡,目前全省有存栏100头以上的规模养驴场260家,600头以上的118家,存栏1000头以上的33家。

当前是驴产业发展的瓶颈时期,驴的存栏量急剧下降,供求矛盾突出。近15年来驴存栏量以年均35万头速度下降,2017年国内存栏447.5万头。山东省1994年驴存栏量高达150.84万头,2017年14.9万头,母驴存栏量更少大部分养殖户养驴仍处于初级阶段--育肥模式,因为养殖时间短,技术水平低,导致驴性能普遍下降,如体重、体尺等。

由于驴的存栏量急剧下降,需求量增大,根据产能以2:1的原料出胶率计,按现有阿胶产能计算年需驴皮360万张,国内每年最多提供150万张驴皮,驴皮年缺口额达200万张,实际缺口达到70%左右,供应不应求,供求严重失衡,因此现阶段工作重点是育肥向繁育转型,但面临的困难是缺少配套技术支撑,如缺少社会技术服务体系,养殖场缺少技术人员和资金等,造成毛驴产业的恶性循环。同时,产业受“假驴肉”等事件影响,养驴效益下滑,甚至部分亏损。

从驴业产业化经营组织的地域分布来看,山东省驴业产业化经营发展不均。目前大型毛驴养殖基地主要集中在聊城、德州、济宁和滨州等西部地区。与牛羊等其他家畜相比,驴业产业化经营组织少且规模较小。

毛驴身价的提升不仅体现在商品驴上,更是波及到驴驹和种驴。山东是驴驹输出地,养殖户买回之后再进行商品化繁育,养殖驴相对其它畜牧业更具有优势,如比牛省草,比马省料,喜干不喜湿,吃硬不吃软,除去驴驹、人工、饲草、土地等成本,育肥一头毛驴的纯利润在不到2000元。在调查中发现,企业有驴、有技术,没草料,缺资金;农户有草料,没钱买驴,无先进技术缩短驴的生长周期是一个普遍性的问题。

因此,催生了家庭经营模式。这种模式是基于家庭进行生产经营,农户具备劳动者和经营者双重身份,延续了传统承包经营制度的优势,同时又利用了现代的经营方法。龙头企业带动型经营组织模式是在小农分散经营和大市场不衔接的情况下出现的,目的是连接农户和市场,通常分为两种情况:

第一种是农民直接和企业签订合同

企业为农户提供优良毛驴种源或驴驹、疾病防治和饲养技术,指导农户养殖,并负责产业链的销售端,进行毛驴回购;养殖户利用自身的土地、圈舍和劳动力资源在龙头企业的技术指导下精心饲养,以确保毛驴的健康生长,这样农户只负责养殖,市场销售则由公司负责,解决了小规模养殖户销售难的问题。

第二种是合作社将龙头企业与农牧户连接起来

合作社是农户为发展商品经济而自发组织起来的,因此具有群众性、互利性和自主性,实行“民办、民管、民受益”,在养殖过程中,合作社为农户提供技术指导等多元化服务,以合作社这种组织形式进入市场,为了使毛驴的供给水平维持稳定,通过与龙头加工企业签订供销合同进行毛驴收购,有效减少交易费用,合理分配收益所得,可发挥集体效应保护农户的合法权益。由于农户以自愿参股的方式进入合作社,使其与农户利益趋于一致,共同承担外部市场波动风险,同时,合作社的所有权与经营权都是农户所有,其全部收益所得均属于农户,有利于调动农户积极性,相对于其他中介组织而言更为直接,赢得农户信任。

近年来由于受毛驴加工制成品价格不断上涨及其它大型草畜动物的养殖收益持续下滑的影响,养驴业开始“止跌回升”。部分传统毛驴养殖区域,毛驴存栏量首次出现由降转增的现象,合作社等新型经营组织的出现推动了驴业发展。合作社利用全贴息贷款等优惠政策不断增加养殖规模,普通农户通过合作社享受繁育奖励及股金,省去了新建驴舍、新学技术等环节,化解了风险,保持了稳定收益。普通农户除每年3600元收益外,还可以到合作社申请工作,再获得一份额外收入。

以合作社为典型的新型经营组织,在产业链条上获得了收益。养驴规模和带动能力显著提升。合作社根据形势,顺应市场需求,产业链向上下游延伸,地处农牧交错带的传统优势区域驴业向上游延伸,引导社员主动留下好驴驹,壮大优良种公驴和能繁母驴群体,经济效益大幅度提高。

标签: 东阿
热门评论

最新文章

今日推荐

高铁上升级座位怎么收费 高铁选座位怎么选
高铁上升级座位怎么收费 高铁选座位怎么选

高铁上升级座位怎么收费 高...[详细]

热门排行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