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中了5亿美金怎么花 小说第一个任务花光1000亿美金

21财经网 2021-07-11 08:10:56

“要成为爆款,其实就是行业内比较流行的一句话吧:小红靠捧,大红靠命。红这件事,真的是时也、运也、命也。”

文 | 朱凯麟

编辑 | 金匝

运营 | 小小

北五环边上,走进一栋90年代末建成的居民楼,推开一扇老旧的金属门,就跨入了晋江文学城的办公室。这里的一切充满年代感,一如它停留在2000年初始的红绿风格的网站页面。

从12年前搬到这里后,晋江文学城就没离开过,这期间,那些爆款网文从这里延伸出去,被改编为热门的影视剧,再走到年轻人的屏幕前。

引发饭圈狂欢的网剧《山河令》《陈情令》《镇魂》,最具国民性的电视剧《甄嬛传》《琅琊榜》,以及现实题材的《少年的你》《欢乐颂》《大江大河》……这些看似毫无联系的IP改编作品,原著都曾在晋江文学城发表过。

一个慢悠悠、看上去有些过时的文学网站,为什么还能诞生如此多的爆款IP?我们和晋江文学城站长、CEO黄艳明聊了聊。

▲ 晋江文学城办公室在这扇金属门的背后。图 / 朱凯麟

谈IP改编

“搞事业搞钱,男女观众互通,但情感部分,大家泾渭分明。”

每日人物:正在拍和今年要上的耽改剧,至少有7部原著来自晋江,也有网友因此形容是“耽改101”,你怎么看?

黄艳明:其实只是卖出去了而已,拍不拍还两说呢。今年上的,就是《杀破狼》《天涯客》(《山河令》原著)《皓衣行》,还有吗?没了。我其实唯一的感受就是害怕,本来就是悄悄地每一年拍一两部,大家看一看,乐呵乐呵就完了,把这个搞成一个话题以后,就有可能会引起一些政策上的变动,很讨厌。也不是针对耽美,你要说今年是霸道总裁101,我也害怕。

每日人物:晋江的《山河令》,起点的《赘婿》,都是最近网文IP改编比较出圈的剧,你有预料到它们的热度吗?

黄艳明:这两部剧火,我想对所有人来说应该都是意料之外的。《山河令》一开始特别不被看好,原著虽然说是P大(Priest,晋江著名作者,也是《镇魂》作者)的小说,但它是P大小说里名气较小的一本。我每天会逛晋江的论坛,之前论坛上有一个用户,在《山河令》开播前每天都在安利,别的剧被安利能盖个几百帖的楼,这部剧每天就20个回帖,还都是同情回复,说他是这部剧的唯一精神股东。

《赘婿》的话,在改编上比较卖力地讨好了一下女性观众,前半段是搞事业、搞钱的一个轻喜剧,男女通吃,大家都爱看,但到了后半部分,出现男主的情感纠葛,一下回到了男频的感觉,又把女性观众得罪了。女频文和男频文不同,搞事业、搞钱的部分大家可以互通,情感的部分,大家还挺泾渭分明的。

每日人物:IP大潮起来之后,对晋江的改变有多大?盈利也会发生变化吗?

黄艳明:最开始是《花千骨》给晋江带来了一大波流量,我们的收入在那一年翻了300%,之后带来的主要是知名度,比如一些爆款影视剧的片尾会出现晋江的logo。

这几年,晋江的版权收入其实也一年比一年高一点,大概能占到收入的3-4成,但版权受政策的影响太大了,假设明天古装不能拍了,那可能这一年都卖不出去几篇文,而且,版权销售只有塔尖的大神作者能受益,所以付费阅读仍然是我们的根基。

▲ 《花千骨》剧照。图 / 豆瓣

每日人物:那晋江上什么类型的IP更能卖出好价钱?

黄艳明:耽美IP的这个领域里,只有大神能卖着钱——只有那几个最大的大神,其他人很难,因为改编的风险毕竟在,投资方就不太愿意去触碰小作者,但是言情的话,多小的作者都有可能卖掉 。

每日人物:在卖IP的过程中,晋江的角色是什么样的?如何去维护作者的利益?

黄艳明:我们的链路会比较短,跟作者、购买方签一个三方合同,要求购买方必须是制作方,不能转手,要么是出品人,要么是制片人,这样就极大地限制了多道手转卖的情况。

但卖出去之后,剩下的事情就都是对方来做了,我们只是尽量帮忙选择一个靠谱的制作方,在合同里做一些有保障性的约定。比如,读者会非常反感作品影视化的时候角色被更改性别,我们就会提醒作者,可以在合同里约定,不允许改变主要角色的性别、不能删减主要角色、或者给配角加戏等等。

每日人物:这中间晋江和作者的版权收入是怎么分成的?

黄艳明:我们合同上写的是五五分,但实际执行的时候,给作者是一个优惠价,二八分,99%的情况都是二八,其他平台大多是五五分,这也是晋江能留住作者的原因之一。

每日人物:卖出之后呢?以你作为从业者的经验,判断一个IP改编能不能火,有什么样的标准?

黄艳明:我觉得第一是制作要用心,剧本非常重要。第二,人设如果有特色的话就会非常加分,比如《山河令》里“骚话连篇”的温客行。

所有言情类的剧,其实人设都比故事重要。如果是传奇冒险类的作品,比如盗墓,肯定是故事更重要。之前大热的《微微一笑很倾城》,你说那个故事有多精巧?曲折复杂吗?都没有,主要看的是人设。P大的文,一个挺重要的点是,人设都很有特点,故事有强烈的个人风格,另外她在晋江15年了,也积累了很多粉丝。

每日人物:你之前说网文的IP改编要有网感,网感到底指什么?

黄艳明:写文和影视剧制作是有时间差的,2016年、2017年大家都在囤IP,最火的时候,有作者一个字还没写,题目还没定呢,就被买走了,囤得太久了,需要翻新的时候又没翻好。

最新播的《赘婿》,改编得就很有网感,它把一个文在网上为什么受欢迎,摸得透透的。也有很多没网感的,像前几天播的一部剧——说出来又得罪人了,那篇文章的作者大概是2004年、2005年写的文,其实文挺好的,但十几年过去了,改的时候就没改出这一代年轻人还能特别喜欢的那种感觉来,我觉得挺可惜的。

▲ 《赘婿》剧照。图 / 豆瓣

谈网文爆款

“红这件事,真的是时也、运也、命也。”

每日人物:在晋江,什么样的网文比较容易成为爆款?有一定的规律可循吗?

黄艳明:99%的爆款,其实之前就自然出现在晋江的榜单前面,偶尔也有一些难以预料的爆款,比如我们有一部作品,一开始站内成绩一般,只挣了一万块,但完结以后,在站外被谁推荐,作品出圈了,整个收入就腾飞了,最近一年这种状况还蛮多的,我们管它叫“完结飞”。但要成为爆款,其实就是行业内比较流行的一句话吧:小红靠捧,大红靠命。红这件事,真的是时也、运也、命也。

每日人物:你觉得这些年晋江流行的网文,内容和风格有什么变化?

黄艳明:晋江现在的读者,男女比例有一个第三方数据:7比93,主要的读者还是女性。最早大家都在模仿港台的网文,内核就是谈恋爱,无论是跟现代人谈,跟古代人谈,穿越了谈还是不穿越谈,主要的脉络就是谈恋爱,这样可能持续了有那么两三年。

后来大家就慢慢转变了:我能不能搞搞事业啊?或者经营经营家庭?新的题材只是一张皮,但内核也只有谈恋爱和搞事业这两件事,搞事业的比重这几年会越来越大。

每日人物:但近几年爽文模式会更流行?

黄艳明:这几年大家因为都市生活压力大,更追求无脑爽文。过去作者愿意去写主角经历很多波折最终成功,像郭靖那样的故事,但现在大家不想去费那个脑子了,一开局就要天下第一。我们把能够提供阅读快感的设定称为“金手指”,比如穿越就是金手指,隐含的意思是我知道别人不知道的知识。

还有一种分类,一类是“宠”,一类叫“虐”,之前大家几乎都不能接受“虐”了,只剩下“宠”,不过这一年多,我感觉潮流又有些回来,甜的吃多了有点腻,现在又想吃点辣的。

▲《步步惊心》也是根据晋江原著改编的穿越剧。图 / 豆瓣

每日人物:现在的网文大家会觉得更下沉了,写的内容也越来越相似,你怎么看这种现象?

黄艳明:这两年我感觉已经很久没有出现什么新的、值得一提的流派了,整个网文界有一种明显的感受是,一个是年龄层在降低,不论是作者还是读者,第二个就是对文章娱乐性的追求越来越强,以前你要是推一篇文学性强点的文章,大家也吃,现在就不太吃了,对文笔的要求越来越低,看得明白就好。

还有就是,现在平台上的作者太多了。2014年的时候,每天全站大概有10篇文章完结,现在一天能完结100来篇,作者翻了10倍有余,以前10个作者有20个题材可以选,现在100作者还是20个题材,你就会感受到大家题材的趋同。

每日人物:那怎么能保证作者在晋江能写出比其他女频网站更新鲜的题材?

黄艳明:靠没人管,就是我们一直强调的“培育”概念。我特别反对他们要“打造一个IP”的说法,我觉得IP是“打造”不出来的,但把环境经营好了,好作品自然会在土壤里生长出来。

我们以前有个标签叫“婆媳”,这个标签是出现在言情小说类别的。后来有一天我就说,为什么要限制它呢?比如说在耽美小说里,你也可以写一个婆媳。后来我们就去掉限制了,希望能够激发作者放飞自我的想象,有一些可能失败了,但是保不齐就成功了,和同质化的战斗是永远不能停的。

谈“旧与慢”

“不是我们不愿意让它变漂亮,变漂亮其实很容易。”

每日人物:许多读者会评论说,晋江的界面太旧了,红绿配色、乡村风……为什么这么些年都没什么变化?

黄艳明:设计团队天天都想改界面,但我们的核心宗旨还是要尽量多的展示位,这个原则没有变过。我之前还写过一个小东西,谈屏幕不同大小的时代对网文的影响。PC是网文的黄金时代,因为PC的屏幕这么宽,有特别多的位置可以展示内容,到了手机的小窄屏时代以后,其实对于创作者来说很不友好,因为只有十个位置,就必须得抢,抢的时候,你会去写那个最流行的题材,就会越来越趋同。

我们的榜单全部加起来大概是四万个展示位,别的网站榜单大概是两千个,差20倍。所以,不是我们不愿意让它变漂亮,变漂亮其实很容易,但目前还没有人能够做一个又漂亮又符合我们要求的东西。

▲ 晋江文学界面。图 / 晋江文学城官网

每日人物:那服务器总抽风的问题呢?读者其实也会疑惑,财报上也显示是赚钱的,为什么不能把用户看文的体验再优化一下?

黄艳明:老刘(晋江副总裁刘旭东,黄艳明丈夫)的锅。他管技术,我主要管产品和内容。他是一个追求极致效率的人,五台服务器能做完,绝对不添第六台,这对程序员写代码的能力就要求特别高。我有时候会说,我们把代码写得垃圾一点,多放一台服务器,也是可以解决问题的,但他没办法接受,他有体验缺乏症,他还在用一个10年前的电脑,还觉得挺快的呀。

每日人物:你们似乎一点儿不追求速度,比如APP是2015年才上线,但至少5年前大家就用手机阅读网文了,为什么晋江的节奏这么慢?

黄艳明:跟我们自己的能力有关吧。最开始我跟老刘都是能写代码的,但我们的整个知识范围都是在网页这一块。刚有APP的时候,我连智能手机都没有,就找别人来做。找了四拨人,运气不好,全都半途跑掉,半年跑了一个团队,再换,又做半年,又跑,再重新找人,重新做。最主要的是,我们的数据跟别家网站的数据不太一样,计算量极大,所以吓跑好几拨人,最后花了3年时间才完成。

每日人物:有一种观点是,晋江的这种节奏慢和你们夫妇的个性也相关,比如审慎、见好就收,你赞同这种说法吗?

黄艳明:主要就是我没那么着急,看别人挣钱我也不眼红。前两年IP最火的时候,像阅文集团他们自己投资了很多剧,作为我们的股东,阅文也建议我们投资一些。我说不投,万一赔了怎么办?所以,产品这样我不满意,但是我也不是特别着急,慢慢改。

▲ 阅文集团也参与了爆款网剧《庆余年》的制作。图 / 豆瓣

每日人物:现在大部分网文都是日更,但晋江是周更、月更,几百万字的长篇也少,这种氛围是怎么形成的?

黄艳明:我一直认为只要你写得太快了保证不了质量。我们有好几个政策来「卡」作者更新。第一个,一篇文必须完结,我们才给作者结算全部的稿费。这样作者为了尽早拿尾款,就不会注水,尽量保持文章短小精干。

第二个是全勤奖的金额很少,对想水字数的作者没吸引力,不如把更多的时间和精力留下来提高自己。而且全勤奖少的话,会离写手工作室远一点。写手工作室就是我手底下招募10个作者,这10个作者的水平不足以单独写文去挣钱,但我找人写个很精彩的开头,一定能签约过稿,这人写了开头就走,工作室手底下10个作者每天疯狂地码字,狗尾续貂。这样的写手工作室就不会来晋江,因为油水太少了。

每日人物:晋江到今天快20年,你觉得决定它走向的最重要的规则是什么?

黄艳明:除了我刚提到的,还有一个是账户透明,这是我们整个商业化中的一个关键骨架。我们作者在后台可以看到购买他的文章的每一笔订单,除了我们,没有任何一个网站提供这个列表。其他地方的作者们可能可以看到“我今天挣了5块钱”“我这个月挣了三千块钱”,但我们提供的是,“哪个ID在几点几分买了你的第几章,给了你多少钱”。只有做到这样,才能保证我们不会吞作者的钱,这都是在2008年我们决定商业化的那一刻制定的规则。

每日人物:一直以来,你跟站内作者沟通时的口吻都是,“你们不要对赚钱有什么幻想,把它当成爱好就行了”,听上去不是一个很有利于商业化的说法,为什么会那样说?

黄艳明:因为我就这么想的呀,我觉得文学网站最怕的,是作者失去创作的激情和那种倾诉的欲望。如果你只把写文当成一件挣钱的事,你真的很快就会失去你那种创作的欲望,写不出好故事,只会看别人怎么写,我去模仿个差不多的。只有你脑子里充满了欲望,憋得不行,非要把它写出来我才舒服,只有这种状况下,你才能写出好文章来。我希望来晋江的作者是,“我首先是来这写文的,其次才是顺便挣点钱”,晋江需要这样的人。

▲《欢乐颂》原著作者阿耐,也在晋江连载了诸多原创小说。图 / 豆瓣

谈审核和免费

“也许免费能挣更多,但不免费也能活下去。”

每日人物:晋江遇到过好几次大的整改,也引发过网文界的动荡,2019年5月那次应该是最严重的,那时发生了什么?

黄艳明:那次是我们遭遇的第三次整改。那天下午,老刘突然给我打了个电话,说你来一趟公司,语气特别不一样。我能感受到,是出事了。当时我那种心情就特别像地下党,觉得自己马上要被逮捕了,但没有办法,只能去面对它。

来公司一看,来了许多人,是一次多部门联合执法,他们告诉我们,晋江有多少篇文章有问题,还搬了一个打印机,所有有问题的文本一页一页地打印,打完了好几包白纸。说实在的,当时都不信,我觉得我们搞了那么多道审核,怎么还可能有那么多篇文章有问题?事实证明,无论你审多少遍,总有人看漏了,而且,可能我们有一部分的标准,就是低于人家要求的标准的。

每日人物:有读者会觉得,几次大整改后,晋江已经是一个“脖子以下无法写作”的地方,你怎么看?

黄艳明:我们后来是有了“脖子以下不能写”的规定,这是我们的解决方案之一,我们希望努力塑造一个简单的、易理解、易执行的标准。为了让作者发文顺畅,我们还是先发后审,但仅对于签约作者。我们现在已经是最严格的了,2019年底,我们又跟一家专门提供人工审核服务的公司签约了,由他们补充一部分人力,根据审核的量来收费。我们只能是再审一轮,就跟在大米里捡沙子一样,每次捡,可能总能捡出一两粒来,但是你永远不能保证以后再也没有沙子了。

每日人物:从2014年到现在,审核这一块的成本是不是增加了许多?

黄艳明:非常多,关键不是成本的问题,而是请多少人来审都不一定能合格。你就是弄二十万人来审,同一篇网文大家投票,也有人投同意,有人投不同意,而且投票的结果还不一定跟上面的审核结果是一致的,我觉得这个是可怕的,不管加多少钱,你都不能保证自己绝对安全,很头疼。

每日人物:晋江一开始是个免费网站,后来开始商业化,但现在,番茄、七猫,这些APP的免费阅读又成了新的商业模式,免费对你们是威胁吗?

黄艳明:对晋江目前还没有威胁,对男频可能有。我经常去逛龙空,发现很多作者都跑去写免费文了。我觉得晋江、起点可能是一个圈儿,免费文是另一个圈儿,他们通常写得比较狗血,冲突性比较强,但逻辑性比较低,阅读的快感会比较高,也会吸引流量。有个我认识的网文网站的总编说,免费文出来之后,很多网站的流量都在下降。我们目前还是在涨的,但迟早有一天,免费阅读也会威胁到女频。

▲ 七猫的广告出现在地铁站。图 / cfp

每日人物:晋江要怎么应对呢?

黄艳明:因为收入不透明,免费文可能会导致作者难以建立TA的价值体系。收费的话,你能知道有一万个读者喜欢我,买了我的文,如果改成免费,广告收入是按照流量来分的,这儿有100个点击,那儿有1000个点击,但这个点击可能和作品好坏没有直接的关系,作者没办法把他的收入跟他的作品质量做一个对应关系。我现在有一个比较明确的判断是,也许免费能挣更多,但是不免费也能活下去。

每日人物:你说过,免费道路究竟走不走得通,不是一时半会儿就有答案的,但是不用担心晋江,因为晋江肯定是反应最慢,最迟钝,最保守,最怂的那一个。怎么理解这个最慢、最迟钝、最保守?

黄艳明:其实主要是安抚一下作者。很多作者因为免费惶恐,他们不够了解的情况下,特别怕“被免费”。但实际上,绝大多数作者没有想明白这个事,免费也是给钱的,只是结算方式不一样。当然我前面说了,搞免费也有收入与水平不一定对等的问题。说晋江最怂,是因为晋江真的怂,别人没趟过去得出结论 之前,晋江是不可能先搞免费的。所以希望大家不要惊慌,如果别人搞免费最后不成功,那晋江不受影响;如果这个模式成功了,能够让作者挣更多的钱,还没有严重缺陷,我们也可以转向免费嘛。晋江一贯的慢,让我们肯定不会是“找死”那一波。

每日人物:晋江未来有可能变成另外一个样子吗?比如成为一家出版公司?或者从IP上赚到更多钱?

黄艳明:很多很多年前,大概2004年的时候,我们曾经搞过出版,赔得一塌糊涂,弄书号啊,印书啊,其实真的隔行如隔山,也幸好我们失败了,就彻底放弃了。我原来也曾经有过很大的期望,希望晋江是一个比较综合的娱乐平台,以我们的IP为中心,集合游戏、影音等等,但是这几年,我越来越觉得,简单点更好,人还是要从事自己最擅长的东西。

每日人物:对你来说,你管理晋江的价值感来自于什么?

黄艳明:网友说读了晋江哪篇网文很开心,作者说自己写文挣钱了,我都会很高兴。包括晋江论坛这个社区,其他的文学网站,几乎没有像我们这么好的论坛了。论坛这个东西,到现在还活着的,还比较有生命力的,其实已经很少了,天涯什么的,都没落了,但我们的论坛还是活得特别好,每天我在上面得逛两小时以上的时间,这些对我来说都是驱动力。

每日人物:晋江CEO这个身份,你觉得会是你最后一份工作吗?

黄艳明:我还真想过如果我不干这个,还能干点什么?没准是当一个作者。之所以干晋江这个活,就因为当年我是一个文学爱好者,也写过一些小说,但后来再也没有时间完完整整地从头到尾写一本了,开头写了无数个,挖个坑就不填了。如果不做CEO了,希望能真正写完一本小说。

▲ 晋江文学城站长、CEO黄艳明。图 / 微博@晋江文学城

文章为每日人物原创,侵权必究。

想看更多,请移步每日人物微信公号(ID:meirirenwu)。

标签: 美金
热门评论

最新文章

今日推荐

高铁上升级座位怎么收费 高铁选座位怎么选
高铁上升级座位怎么收费 高铁选座位怎么选

高铁上升级座位怎么收费 高...[详细]

热门排行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