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威尔德电子厂工资怎么样 黄金鉴定

21财经网 2021-06-09 11:00:21


文 颖宝

剪辑 孔大吉



因破产新闻上热搜的“小霸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是咱们当年的那个小霸王吗?我的童年,真的就此消失了吗?



小时候最爱用小霸王玩《超级玛丽》……哎呀暴露年龄了。


80后、90后都有一段被小霸王支配的记忆。


每当《魂斗罗》《超级玛丽》《坦克大战》的背景音乐响起时,他们的十个手指头就会不受控制地敲击键盘、嘴里默念“上上下下左右左右BABA”。同时,双眼以每分钟N次的频率向四周扫射,一旦发现有人靠近,就会停止动作、假装淡定地翻开书本。


以上行为,是小时候躲避家长打游戏养成的习惯,俗称“游戏机中毒症候群”。


在上世纪90年代,小霸王一度占据中国80%的市场份额,以及孩子们100%的课余生活。


网友“Markala”读小学的时候,凭借一台小霸王学习机,跟村里所有孩子都混得倍儿熟。学习机连上电视后,就能用手柄操控打游戏。每到寒暑假,孩子们总爱趁着大人上班后,聚在一块“讨论学习”。


提起小霸王,大家都有说不完的故事。但当“小霸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破产”的新闻登上热搜时,我们才惊觉,关于它的记忆已经断裂了十多年,就连那句曾经朗朗上口的广告语“啊偶,小霸王其乐无穷”,也让人感到一丝陌生——


“这个‘小霸王文化’,是当年的那个小霸王吗?”


“我的童年,真的就此消失了吗?”


播放                                        暂停进入全屏                                        退出全屏00:00                                           00:00重播请刷新试试


冷知识:“啊偶,小霸王其乐无穷”这句话的配音者,也是中文版唐老鸭的配音者。/视频:新周刊APP 孔大吉


空手造游戏


破产的小霸王文化,当然不是真正的小霸王。至于两者的关系,则要从段永平和陈建仁——两个共同演绎小霸王30年故事的男人讲起。


1989年,随着孔雀东南飞的浪潮,段永平在北京读完研后,就南漂到广东中山、在怡华集团(后改名为“益华集团”)下面的一家小型电子厂担任厂长。


提拔段永平的,是时任怡华集团总经理的陈建仁。


此前,世界游戏巨头“雅达利”因旗下产品《E.T.外星人》被玩家诟病,导致250万份游戏卡带卖不出、被埋进垃圾场。


这次冲击,不但让雅达利失去对北美市场的控制,还给对岸的日本游戏公司“任天堂”,送去了“上位”的机会——同一时期,任天堂推出第一代家用游戏机,因机身颜色红白相间,被玩家称为“红白机”。上市20年后,红白机的全球出货量已达6291万台,让任天堂坐稳了龙头位置。


潮流无孔不入,红白机的名声慢慢传进了中国。但对比上世纪80年代末的消费水平,上千元的售价实在太高了,接近一个普通工人3个月的工资。



红白机曾是不少孩子的梦想。


即便如此,1990年国内游戏机销量仍然高达300万台。段永平从中看到了商机——如果价格降低了,但游戏内容不变,这个蛋糕有可能做得更大。


1991年,第一款红白机仿制版上市,被命名为“小霸王游戏机”。生产它的电子厂,就是后来的“小霸王电子工业公司”。


小霸王游戏机的价格为300元左右,只有红白机的1/3;红白机有的游戏,小霸王都有,而且是汉化版的、更容易上手。此外,小霸王还把PC、街机上的热门游戏一并搬进游戏卡带中,这意味着只需买一台小霸王,就能得到N种游戏体验。



小霸王游戏机——除了多一张游戏卡,外形几乎和红白机一摸一样。


当时国内版权意识薄弱,大家还抱有“管它是不是山寨,有得玩就行”的心态,加之电脑和互联网不普及,平日里除了跳皮筋、跳房子就没啥娱乐方式的孩子们,心思一下子就被小霸王游戏机吸引了。


不到一年时间,这家曾经亏损200万元的小工厂,就扭转为产值高达1亿元的大企业。


但游戏与学习是宿敌,起码家长们是这样认为的。不管孩子如何哭着求着,依旧有不少家长拒绝购买游戏机。


段永平的脑瓜里又闪过一道商机——如果把家长这群“金主爸爸”的心也笼络进来,小霸王的销量绝对能再上一个台阶。


1993年,搭载这项艰巨任务的“小霸王学习机”横空出世。本质上,这还是一台游戏机,只不过多加了一个电脑键盘和学习卡,就进化成了“可以学习打字的天才制造机”。它的目标用户,正是游戏机小玩家的爸爸妈妈们。



大人在家时就学打字、不在家时就玩游戏。



没错,学习机就是这样变成游戏机的。


除了在外形上迷惑家长,段永平还使出了教科书级的营销手段。


宣传曲《小霸王拍手歌》里,孩子们欢乐地唱着“你拍一,我拍一,小霸王出了学习机”;在央视黄金时段,借奖竞猜活动的由头高喊“拥有一台小霸王,打出一个万元户”口号;邀请武打明星成龙拍摄“望子成龙小霸王”短片……


各类广告铺天盖地而来,望子成龙的家长自然难以抵挡诱惑。



多年以后,提起小霸王学习机,我们仍会想起成龙的脸。


剧情在段永平的预料之中,小霸王迎来了5年内的第二个巅峰——1995年产值高达10亿元。这一成绩,连国民度极高的“老干妈”也用了9年才取得,可见前者的市场认可度之高。


据大股东怡华集团的内部员工描述:“每到年底,(小霸王)总是发很多钱,多到员工们双手拿不动、要用报纸来包。”


然而这个巅峰,也是小霸王的最后一个巅峰。


迷茫的小霸王


别人的经商轨迹,是起起落落;小霸王的经商轨迹,是起起落落落落落落落。


有人说,小霸王滑进下坡道,与1995年段永平离职并带走大批中层有关。实际上,后者只带走了6名曾经一起打拼的员工,而且还是以“和平分手”方式离开的。据坊间传闻,惜才的陈建仁,在段永平离职前曾赠予一台奔驰车、以表感谢。


因此,小霸王下坠的根源,不是人才大量流失,而是来自2000年的沉重打击——


由国务院发布、目的在于防止青少年沉迷游戏的“游戏机生产、销售、经营禁令”,直接堵死了小霸王的主业务“游戏机”“学习机”的发展之路。


失去奋斗目标的小霸王,开始搞不明白自己该干嘛了。



小霸王曾经有多辉煌,如今就有多无助。/图虫创意


既然搞不明白,那就啥都干一点。


2004年,市面上忽然出现大量印有小霸王Logo的家电、学习用品、文化产品、数码产品、汽车用品……怡华集团将小霸王的业务分成教育、数码音响、卫厨和电器四个板块,并成立十多家带有“小霸王”前缀的子公司,扬言要走多元路线、拓宽赛道。


据央视报道,小霸王系列产品一度超过50种类型。发展到后期,小霸王索性做起了“授权生意”——只要肯给钱,商标随便用。



至今,企查查上还能搜到7家与小霸王商标一致的公司。/企查查截图


业务线过度分散,必然导致产品质量下降、惹来杂七杂八的纠纷。段永平一手带起的品牌国民度,正一点一点地被消耗殆尽。


人们对“小霸王”三个字的印象日渐模糊,甚至偶尔会记不起,它曾经干过些什么。


缺失强有力的领导、游戏机行业发展受阻、业务混乱,三个因素环环相扣,共同促成小霸王在千禧年后一蹶不振的局面。



你可能想不到,小霸王还“卖过”煤气灶。


无疾而终的复兴路


陈建仁终于盼来游戏机禁令解除的一天。


2015年国务院发布通知,“允许内外资企业从事游戏游艺设备生产和销售”。此时的怡华集团,已经改名为“益华集团”,由陈建仁担任董事长。亲眼目睹小霸王从高山到低谷的他,内心有一团不甘的火焰。


“我陈建仁就算砸锅卖铁,也要凑齐资金来支持这个项目,让小霸王重铸辉煌。”他随即组织起研发团队、成立“小霸王文化”公司,并斥资4亿元、向美国著名微处理器制造公司AMD定制游戏主机芯片。


据企查查显示,益华集团是小霸王文化的第二股东、持有49%的股份。在芯片定制项目中,它曾掏出1000万美元为小霸王文化做担保。


即便有如此强劲的靠山,小霸王游戏机的复兴之路,仍然完美诠释什么叫“雷声大、雨点小”。


2016年,小霸王文化举办了一场上市启动大会,现场派发3000万原始股、美其名曰“回馈新老投资人”。



当年的新闻通稿铺天盖地,而且是直接写“小霸王”的名字,省略掉“文化”后缀。/网页截图


当时的小霸王集团副总裁如此介绍:“订货100万元,就送返10万原始股。(公司)3年上市后,保守估计升值6-8倍,就是60-80万元。算下来基本上就是您订多少货,我们送多少钱。”


在大会的媒体通稿中,甚至出现了“小霸王市值500亿元”等豪言壮语。要知道,这个市值目标,比如今的游戏巨头“三七互娱”(游戏《永恒纪元》)“世纪华通”(游戏《泡泡堂》)都要高。


年过六旬的陈建仁,亲自担任小霸王文化的董事长,他十分看重这个项目。


面对从天而降的原始股和陈建仁亲自出马这支“强心针”,被钱蒙蔽了双眼的投资人们,在新产品还没面世的情况下,就争先掏钱入股。


这些股份,为日后埋下了一颗雷。



时任小霸王文化董事长的方鸿祺,曾在公开场合将小霸王与小霸王文化放一块讲、暗示两者的关系。/中国网截图


2018年,小霸王文化在ChinaJoy展会上发布“Z+游戏电脑”,售价4988元一台。同为游戏机,畅销全球的PS4才卖2399元(国行),而小霸王贵了足足一倍。


但多年积累的情怀与早前轰轰烈烈的宣传,依然吸引了不少人前去试玩,“就想看看小霸王的新游戏机到底有什么黑科技,值得它卖这么贵”。


最终,他们都失望了。有科技媒体在测评文章中提到:(Z+游戏电脑)既不用光驱来读取游戏,也没有运行独立的主机系统。这就是一台外形神似PS4、内心却装着Win10系统的PC。


没找准自己定位、缺乏核心技术、性价比过低,Z+游戏电脑一夜间磨灭了市场期待,甚至沦为段子素材:只需花4988元,你就能一边打游戏、一边做Excel表格。



这台就是斥巨资研发的Z+游戏电脑。


小霸王重新入局游戏机市场却不被认可,还有时代的原因。


在禁售游戏机的15年里,中国的游戏机市场一直处于“地下交易”状态,较难接触国外优秀作品、自身的技术研发积极性和创作热情也大大降低,导致竞争力不足;国外市场,则早早被任天堂、索尼、微软这三家经历了几十年磨炼的游戏巨头霸占。禁令刚被解除,它们就一拥而入、分掉中国市场本就没剩多少的蛋糕。


为什么说是“没剩多少”呢?因为在2015年,电脑和手机在国内已经很普及,而且人们已经形成玩网游、手游的习惯。除了死忠粉,很少人会刻意去买一台游戏机。



便携且几乎不用花钱的手游,才是当下的王道啊!


“试水”的反响不好,让Z+游戏电脑量产和小霸王文化的“上市计划”变成了一场梦,几亿元的投入资金,全部打了水漂。


据财报,益华集团在2016年还能净赚7391万元,2017年却亏损979万元,直至2019年底已经累计亏损5.809亿元;


2018年5月,益华集团被曝出已经拖欠了“Z+游戏电脑”研发团队成员3个月的工资和社保,供应商、海外合作方的款项也没有按时支付。


而当年购入小霸王文化原始股的投资人们,也走上了漫长的诉讼道路。2019-2020年间,小霸王文化牵涉多达98起司法案件,类型包括股权投资款纠纷等。


截至小霸王文化申请破产前,场面依旧一片混乱,没有人知道该如何收场。



我们的童年故事,当真一去不复返了吗?


小霸王支配着80后、90后的童年。它随童年而来,又随童年而去。


或许,让它沦落至此的,不是流逝飞快、丝毫不给喘息机会的时间,而是至今仍搞不清自己的定位——野心太大但能力不足。


00后的童年里,没有那一句“啊偶,小霸王其乐无穷”,却照样充满欢笑声。因为它再也不是孩子们唯一的、最珍惜的快乐源。

标签: 电子厂
热门评论

最新文章

今日推荐

高铁上升级座位怎么收费 高铁选座位怎么选
高铁上升级座位怎么收费 高铁选座位怎么选

高铁上升级座位怎么收费 高...[详细]

热门排行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