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怎么评价陈道富 别告诉她评价

21财经网 2021-06-02 14:30:02

《乘风破浪的姐姐》二公来袭,又一批姐姐炸上热搜。

李菲儿称没有代表作。

左小青反驳女人多的地方是非多。

程莉莎发文告别姐姐2。

就此种种,好不热闹。

但我最pick王鸥。

尤其她站上舞台,那一身黑白摩登装扮。

艳妆、大红唇,眼神自带杀气,简直不要太酷。

一连串动作,一气呵成。

同一时间,王鸥晒出与同台姐姐们的合照。

又一次上热搜。

因为美被关注,王鸥并不是第一次。

早在《浪姐》2开播第一期,她便几度惊艳观众。

当时,姐姐们的初舞台,大多惨不忍睹。

那英跳舞像做法现场。

张馨予反串如机械木偶。

袁姗姗唱歌忘词,安又琪跳舞忘记了动作……

30位姐姐,失误的,达到25位。

王鸥是为数不多的零失误的一个。

她初次登台,跳了一支艳舞——《十字街头》。

一转身,一回头,一个眼神,魅惑众生。

姐姐们齐夸奖:

“她的力量好好。”

“有气场。”

轮到姐姐们互投环节,王鸥更是凭借个人魅力,拿下全票。

所有姐姐都爱她的表演。

可在现实里,王鸥却不受待见。

她丑闻缠身,说话得罪人,如今38岁,依然活在原生家庭的阴影中。

每当提到过去,王鸥总爱用一个词:动荡。

她的童年动荡不安。

幼时,父母离婚。

她跟随母亲生活。

自此,开始“孤独生活”。

一个人吃饭。

一个人洗衣服。

一个承受所有的事。

母亲是裁缝,每天要忙到7、8点才能回家。

整个童年,王鸥都被寄养在邻居家。

母亲给邻居200元,算是王鸥的生活费。

王鸥总在搬家。

“从小到大,从幼儿园、小学、初中,整个过程在跟不同的人待在一起。”

李静曾问她:你会哭闹吗?

“不哭不闹。”

“就不说话。”

王鸥回答得很坚决。

但她到底是孩子,也需要人呵护。

一次,王鸥彻底崩溃了。

母亲送她上学,到校门口,王鸥不让母亲走。

母亲却一遍遍推开王鸥的手。

王鸥再拉。

母亲又使劲推开。

一连三次,都是如此。

最后母亲不耐烦,捡起一个棍子,猛揍王鸥。

王鸥这才松手。

看着母亲远去的身影,她哭得撕心裂肺。

这个画面,成了王鸥内心最深的痛。

后来,王鸥一提到父母,总说:

“我记忆最多就是,跟父母在一起不开心的时候。”

母亲不仅抛弃她,还打压她。

在家里,母亲永远在指责她:“又黑又丑”,“不像亲生的”。

王鸥因此胆怯,卑微。

“我一直觉得自己是个特别平庸的小孩。”

一次看电视,改变了王鸥人生的走向。

电视上正放《新白娘子传奇》,看到这里,王鸥陡然领悟道:

“哇,人生原来有这么多变化。”

于是,她13岁那年,独自去了艺校。

“反正在家没人管,学校还有老师、同学。”

15岁,王鸥开始当模特。

在南宁各个地方走秀。

没有背景,生活自然很苦。

但王鸥称:

“想离开这个家,越远越好。”

也在这一年,王鸥参加模特大赛,被导演一眼看中,邀请去北京拍戏。

在北京, 无依无靠,她几乎不社交。

所以,一直被说高冷。

一些人甚至怂恿旁人,称不要靠近王鸥。

“她太难亲近了,别亲近她了。”

原生家庭的伤害,深深影响她方方面面。

心理学家说:你与原生家庭的关系,就是与社会的关系。

王鸥无论于内,还是外在,都活在慌张和不自信中。

于内,她不懂如何处理亲密关系。

因为没有被爱过,她也不懂爱人。

王鸥19岁,有过一段恋情。

但相恋没多久,便分手了。

王鸥称:

“你不会撒娇,不会服软,其实是一个这样的状态,锻炼的你自己变得非常的坚强,坚强到甚至坚硬。”

她不懂示弱,也不懂得“要”,只一味将自己变强。

这一点,在《我们相爱吧》完美体现。

前几年,王鸥和明道以恋人方式,组成cp谈恋爱。

可作为“女友”,明明可以理所当然享受一切,她却永远是疏离的,强硬的。

会在明道面前自己搬重物。

拒绝明道的善意,自己开车。

做了一顿饭,明明渴望褒奖,却一直否定自我。

一遍遍问明道:“是不是觉得不好吃啊?”

最后还是明道看出了,佯装生气,王鸥才稳定情绪。

王鸥这样的态度,令明道震惊。

他对工作人员说:

“她(王鸥)在跟男孩子的相处上,太过于极端了,很冷、很热,很冷、很热……”

说完,又直白问王鸥:你是不是没有遇到什么特别好的人?

王鸥否决。

明道继续补充:“不信,我们把刚刚所有的词,全部调出来,你所有形容爱情的词,骗、没那么好骗。”

“你抱着冰冷冷的不相信。”

被人看穿,王鸥明显的抗拒。

“冰冷冷是我的个性,并不代表我不相信爱情。”

明道没有继续反驳王鸥的话,而是说:

“我很确定,你谈的恋爱都不顺利。因为你不懂跟男生相处。”

听到这话,王鸥眼里湿润了。

镜头又转向另一场景。

寂寥夜空,浪漫沙滩边,王鸥在明道赤裸的逼问下,终于卸下了满身的防备。

她感叹:“有时候想一想,也觉得自己好像其实也不值得被爱吧?”

明道很惊讶:

“怎么不值得被爱呢?”

说着,一点点向王鸥靠近。

继而轻声肯定:“挺好的。”

王鸥当即就哭了。

眼泪哗啦啦直流。

后来明道为王鸥准备了一个惊喜,圆了王鸥多年的歌手梦。

王鸥被人关爱,再次泪如雨下。

她站在台上,一遍遍重复:

“我觉得有人喜欢我好难,是你告诉我没有那么难,谢谢。”

她是多么渴望温暖啊。

但从未被毫无保留,不带目的宠爱过的人,面对这份善意,依旧充满畏惧。

于爱情,她不信任。

于婚姻,她只剩恐惧。

王鸥每次提到婚姻,都是否决态度。

“我没办法确定两个人可以一直白头到老,这个很可怕,对我来讲,会慌。”

更异常恐惧离婚。

“我童年时候那种惨象,我没有办法接受那个样子,我不希望我的小孩承受那种痛苦,因为太可怕了,那个印象太可怕了。”

离婚,代表分离,代表被抛弃。

她内心深处的伤痛,又会被重演一次。

于外,王鸥也处理不好与外界的关系。

2016年10月,王鸥正当红,却深陷“夜光剧本”事件。

某知名博主称,王鸥和刘恺威拍戏期间,单独相处了4小时。

那时,杨幂刘恺威的离婚传闻正闹得火热,如今王鸥若插足,堪称惊天猛料。

当天,他们三人上了热搜。

刘恺威方回应:“正常的剧本沟通。”

杨幂表明:“相信刘恺威。”

唯有王鸥,一言不发。

自然而然,所有矛头指向王鸥。

这件事,也成了她事业的分水岭。

丑闻前,王鸥演技堪神,备受喜爱。

丑闻后,她争议不断。

王鸥还是不说。

她处理问题的第一态度,依旧是:逃离。

多年过去,王鸥才面对镜头称:

“其实一开始觉得不是什么事,我也觉得自己都可以扛。”

“我没有团队,如果我有团队,这件事情可能不会这么糟糕。”

自那以后,她面对与外界的关系,更是在逃避。

王鸥曾发了一篇长文,要求粉丝不要过多关注她。

也曾不止一次呼吁粉丝,“不要太过于沉迷于追星这件事情,过多关注自己的成长,和自己的生活。”

她害怕与人连接,更得意用疏远保护自己。

正如王鸥的同事评价她:

“讲话像领导,过于冷静和理性。”

这一点, 在《浪姐》里也有表现。

当其他姐姐拼命维护关系,各种夸人时,王鸥一开口,永远带着“冷”。

她评价张馨予:“我不知道你在跳什么。”

张馨予尴尬回应:“没事。”

王鸥又劝说阿兰:“你的表演有一点点平。”

惹得汤晶媚目瞪口呆:“你好直接。”

从细节处可以看到,不会说话的王鸥,似乎并不受欢迎。

无论是内在,还是外在,王鸥始终没有走出过去的阴霾。

但也因这一特质,她在表演上如鱼得水。

2016年,李雪找到王鸥,让她演反派汪曼春。

王鸥依然在否定自己。

李雪只说了一句话:

“你行,我觉得你行。”

之后,李雪还将《琅琊榜》里的秦般若一角给了王鸥。

他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

“李雪导演从王鸥身上看到的,就是一个人在最没安全感的环境中,迸发出的求生欲。

她不相信任何人,像个举着砍刀在荆棘丛中独行的人。”

好在,历经沉浮后,王鸥也意识到这一点。

有一次,她给母亲写了很长一段话,将多年来的委屈、不被看见、被忽略,全部写了进去。

写完, 关掉手机,望着天花板。

但母亲没有回复。

直到第二天,母亲才发来信息,也是一大段话:

我很爱你,只是不善于表达。

我情商不高,我知道你在外很辛苦。

看到这些话,王鸥形容,“突然觉得都值了。”

那一天,她称是自己人生最快乐的一天。

当时,王鸥还去到《王牌对王牌》,在节目里首次说出对父亲的思念。

“你一定要把手头的工作全都放下,赶回家看爸爸最后一眼。不然之后的每一天都会为今天而后悔!”

她一边说,一边痛哭不止。

或许就在这一刻,王鸥真正与过去和解了。

她不再怨怼,不再纠结,而是内心平和,放过了曾经,也放过了自己。

前不久,王鸥接受采访时,说了这么一句话:

“我现在是发自内心觉得自己真的需要改变,撬开一点点孔的话,还是会有光照进来。”

为王鸥感到高兴。

也愿所有被亲情伤害的人,能真正的与家人和解,与自己握手言和,打开心扉,让阳光照进来。

祝福王鸥。

标签: 评价
热门评论

最新文章

今日推荐

高铁上升级座位怎么收费 高铁选座位怎么选
高铁上升级座位怎么收费 高铁选座位怎么选

高铁上升级座位怎么收费 高...[详细]

热门排行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