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怎么识别卢布和戈比(马西莫戈比)

21财经网 2021-06-02 13:49:47

很多国家都有过一种很有趣的“刑罚”,叫做“除忆诅咒”。

“除忆诅咒”的拉丁文名称是Damnatio memoriae,其本意为“记忆上的惩罚”。指的是对于叛国者、或败坏国家名声的上层人士死后,经由元老院通过决议,将其一生中的各种本应肯定的功绩一律抹消,凡是其生前曾经出现过的文字记录等以及雕像、货币上的肖像之类一律销毁、抹去、改写,仿佛他们不曾存在过一样——对于被施加此惩罚的人来说,算得上是一种最严重的耻辱。

当然,如果一个除忆诅咒刑罚完全成功的话,后人是不可能知道有这么回事的,因为那个被除忆诅咒的人已经和不曾存在毫无分别。反过来说,现在所留存下来的除忆诅咒记录,都是失败的。

上世纪40-50年代的苏联部长会议副主席兼内务部长、格鲁吉亚人拉夫连季·巴夫洛维奇·贝利亚,便是这种除忆诅咒的典型失败案例。

贝利亚是斯大林的亲信之一。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晋升元帅军衔,是苏联历史上的40位元帅之一。此后直到斯大林逝世之前,他都是苏联实际上的国家二把手,斯大林逝世后,他在争夺权力的斗争中失败,于1953年6月26日在苏联部长会议主席团举行的一次会议上被当场逮捕,同年12月23日惨遭枪决。

有些意思的是:直到他被捕后14天,报纸上才出现贝利亚被捕的消息,随即《苏联大百科全书》删除了贝利亚的词条,本来占据整页的贝利亚正装标准像被替换为同音的白令海地图。

贝利亚的俄文写法为“Берия”,白令海则是“Берингово море”,从字母组合上来看貌似前几个字母差不多(笔者不通俄文,见谅)。或许是冥冥中自有定数:这一次,苏联人不仅没有成功把贝利亚除忆诅咒掉,反倒给很多人“科普”了让苏联人乃至于如今的俄罗斯人很不愿提起的一件往事:白令海对岸的阿拉斯加。

毫无疑问,阿拉斯加是美国最北、最西、最东端的联邦州,也是美国面积最大的联邦州,大体占美国国土面积的五分之一。东靠加拿大,西与俄罗斯隔白令海相望,北邻北冰洋,向南是一望无际的太平洋,不仅有渔业、石油和天然气,还有大量的林木资源。由于该地介于亚洲大陆和北美大陆之间,故其在平时是横跨太平洋航空的天然中转站,战时更是美国的前哨基地。美国依靠阿拉斯加成为国土拥有北冰洋、太平洋、大西洋海岸线“三洋大国”,由于阿拉斯加毗邻北冰洋,使美国成为响当当的北极理事会成员。

历史教科书上明确写出:该地区是从俄罗斯购买的——这么一块好地,热衷于国土的俄罗斯人当年为什么非要卖掉呢?

皮裤套棉裤,自然有缘故。

最早发现阿拉斯加这一地区的人并不是俄罗斯人,而是丹麦人维图斯·约纳森·白令,此人受俄罗斯沙皇彼得一世的邀请,在新建立的俄罗斯海军中成为了一名舰长,先后参加过对瑞典、土耳其等国的交战,又在俄罗斯安了家。1725年,41岁的白令奉彼得一世之命率船队考察西伯利亚北岸,五年后虽然他成功回到圣彼得堡,但他的五个儿女都已先后死于途中。到1735年,51岁的白令再次奉命开展确认西伯利亚的北冰洋沿海地区以及北美洲的部分海岸线,并将其绘制在地图之上的“大北极探险”活动,他率领船队从北冰洋一路勘察到了鄂霍次克海,1740年,他在堪察加半岛南端建立堪察加彼得罗巴甫洛夫斯克哨所,次年他又从堪察加彼得罗巴甫洛夫斯克向东行进。途中遭遇风暴,船队被冲散,白令不得不指挥自己的船单独航行,他在探险途中看到了阿拉斯加南岸,在返回彼得罗巴甫洛夫斯克的路上,又发现了很多先前不知道的岛屿(均属阿留申群岛)。但此时57岁的白令已经重病在身,无法指挥船只。最后他们一行106人漂泊到一个无人居住的小岛(属科曼多尔群岛)上,包括白令在内的29人先后病死。剩余的77人中,最终只有46人返回彼得罗巴甫洛夫斯克。后来为纪念白令给俄罗斯留下的功绩,他病死的岛屿被命名为白令岛,而他们最后一次航行的海洋则被称作白令海。

虽然白令最早发现了阿拉斯加地区,但俄罗斯人真正开始和这个地区打交道,却是四十多年后的事情了。

“大北极探险”让俄罗斯人知道自己拥有北太平洋的出海口——这让俄罗斯商人欢呼雀跃:对于他们来说,北太平洋丰富海兽毛皮资源是不可多得的暴利获得途径。因此,自18世纪中期开始,诸如“君士坦丁堡俄罗斯贸易公司”(1757创立)、“波斯贸易公司”(1758创立)、“布哈拉与希瓦商业公司”(1760创立)等专门和亚洲东部东方开展贸易活动的商业公司先后创办,为了垄断太平洋上的毛皮贸易,各公司恶性竞争不断。而这样的恶性竞争,又一方面造成海兽毛皮资源面临巨大浪费,另一方面也无法对付英国等国家对北太平洋的政治和军事渗透:18世纪70年代,英国已经派出航海家库克船长等人探查美洲太平洋沿岸;美国独立后,也采取各种方式在向北美“西北海岸”扩张。

美英等国的活动,引起了俄罗斯女沙皇叶卡捷琳娜二世的重视,她当即下令将库克船长刚出版的游记译成俄文,阅读后更是决定“略施武威,解决英俄在美洲的竞争”。在这样的“高层大力支持、各级领导正确指导”之下,俄罗斯人终于在1784年于阿拉斯加湾内的科迪亚克岛建立了第一个永久定居点,试图以逐渐加强军事影响力的方式赶走美英势力,“武统”阿拉斯加等地。

但在18世纪80年代后,俄罗斯所面临的局势开始发生巨大变化:1787年第六次俄土战争打响,次年俄罗斯又和瑞典交战,没多久又卷入对大革命中的法国的战争。从而使得俄罗斯无法抽调军队到遥远的阿拉斯加,在美洲使用武力的打算也就不了了之了。

虽然无法使用武力,但俄罗斯在美洲并不是毫无进展:1787年,有“俄罗斯的哥伦布”之称的大商人舍利霍夫向政府进言可以采取建立类似英国东印度公司那样的大型垄断公司之法来开展美洲的贸易及殖民活动,由此一方面扩大及巩固其在北美的利益,另一方面抗拒美英等国的竞争和渗透。这一建议立即得到国家商务委员会的高度重视,新沙皇保罗一世即位后,立即于1799年7月8日批准成立拥有在阿留申群岛、美洲西北岸等地的一切狩猎、采矿、贸易权利,且有权发现新土地并作为俄罗斯领地加以占领的俄美公司。

起初,俄美公司的管理处设在伊尔库茨克,1800年秋为将之置于政府直接控制之下,将管理处迁往彼得堡。为了对企业规模加以扩大,俄罗斯政府多次批准俄美公司公开发行股票,并出面鼓励贵族、商人入股,连沙皇亚历山大一世都亲自掏钱买20股。

上有所好,下必甚焉。短时间内,俄罗斯各阶层人士入股俄美公司的资本就已经超过了50万卢布。至19世纪20年代初,俄美公司沿着北美洲南海岸先后建立了15个俄罗斯移民区以及众多的临时居民点,还试图在加利福尼亚、夏威夷群岛等地扩张,但因美国的抵制而作罢。碰壁后,俄美公司将注意力转向阿拉斯加腹地。到19世纪中期,其已经建立起面积约达150多万平方公里的占领区,称作“俄属北美”,行政中心位于阿拉斯加南部的新阿尔汉格尔斯克,后改名为锡特卡。

众所周知,此时的俄罗斯尚以封建的农奴制为根本,而当时的北美及太平洋岛屿又是更加落后的原始或半原始社会状态,因此,俄罗斯在此处的第一选择必然是“移植”相对先进的农奴制。但因为阿拉斯加等地气候寒冷不适于农业生产,而渔猎资源却颇为丰富,故而俄罗斯在北美难以推行农奴制,转而换了一种较为“个性化”的制度:即在各地设立移民区或临时定居点,在新阿尔汉格尔斯克派驻负责各地行政事务的各移民区首席行政长官,而俄属北美的劳动力则基本上都是来自俄罗斯的狩猎工人和当地土著居民。

早在俄美公司成立之前,国内各大经营海兽毛皮生意的企业便在国内广招狩猎工人前往阿留申群岛和北美洲东海岸从事渔猎活动,俄美公司成立后,狩猎工人需求量猛增——因为农奴制下的俄罗斯国民无法离开土地,自由移民不现实,故其招募到的基本上都是流浪汉、逃亡农奴、破产者之类,他们实际上成为了俄美公司的契约农奴:最初,移民区对狩猎工人实行“半薪制”,即工人必须将猎获物的一半无偿上缴公司,另一半归自己。1815年起实行固定工资制,每个工人年薪为美洲流通券300卢布,使工人的实际报酬下降了20%左右,根本无法维持基本消费,只得借债度日。如此,工人在美洲居留的时间越长,所欠公司的债务就会越多,回国的希望也就更遥遥无期。因为所有的船都是公司的,只有公司打算解雇工人时,后者才能真正离开移民区——回到家乡的工人向社会告知如此状况之后,应征前往阿拉斯加的人也就更少。同时因为压榨严重,狩猎工人和从事狩猎的当地土著居民死者甚多,造成俄美公司劳动力严重不足。

也正是由于上述原因,从19世纪中期开始,俄美公司的经济开始每况愈下,因为长期无节制滥捕海兽,造成阿留申群岛及北美沿岸海域海兽毛皮来源逐渐枯竭:1797-1821年,俄美公司先后从阿拉斯加运出海狗皮约123万张,1842-1861年则仅有约33.8万张,海獭皮则从约7.2万张锐减到约2.5万张。其皮货市场——中国也因为鸦片战争后手工业者和小商人无力同外国商人竞争而纷纷破产,消费者购买力大不如前。同时美英等国的皮货商人也在各地同俄美公司展开了激烈的竞争,俄美公司虽然被迫另辟茶叶贸易等财源,无法挽回颓势,到19世纪后半期,企业几陷瘫痪状态。

1863年,俄罗斯政府各部门代表组成的委员会在审查了俄属北美及俄美公司的材料后得出结论:俄属北美“不仅在移民区的开拓方面,而且在工业、商业、人口发展等一系列方面,也都处于完全停滞状态。总之,公司完全辜负了政府对它的期望。一方面,这正是无条件的专营权所造成的直接后果,这种专营权取消了一切同行竞争的可能,因而不能激发公司去积极进行活动,另一方面,造成公司现状的最主要原因,还在于该地区的自然气候和地理条件”、“许多世纪以来,沙皇政府一直想夺取君士坦丁堡和亚洲大部分地区,一贯推行这种政策,并且利用列强之间的一切矛盾和冲突来达到这个目的”。伴随美国的崛起,俄罗斯继续保留俄美公司及俄属北美不仅会遭至美国人的不满,而且会可能导致军事上的冲突。俄罗斯政府担心,一旦俄罗斯和美英等国爆发战争,若是美英进攻俄属北美的话,俄美公司所拥有的武装力量将无法保卫自身安全,俄罗斯海军也没有足够的援助力量。因此,俄美公司的存在也就失去了任何意义。

从上述想法出发,沙皇亚历山大二世于1859年首次向美国提议出卖阿拉斯加,以图制衡英国。俄方要价1200万美元,但此时美国正值南北战争期间无暇考虑此事,因此计划搁置。

南北战争结束后,亚历山大二世指示首相再就阿拉斯加的买卖问题和美方谈判。当时美国绝大多数议员并没有看好购买阿拉斯加一事,只有美国国务卿威廉·H·西华德等人认为这是一笔最划算的大买卖。

谈判由1867年3月初开始,于1867年3月30日凌晨四时结束。双方终于以700万美元外加20万美元手续费成交(平均每英亩土地仅值两美分)。买卖的条约亦在1867年4月9日在美国参议院以37票支持,2票反对的情况下获得通过。

1867年10月18日,在锡特卡举行了阿拉斯加交接仪式。俄美两国士兵在总督府前列队;俄罗斯国旗降下,美国国旗在礼炮中升起。

六年后,在芬兰出版了一名经历过此事的铁匠的回忆录,其中的描述颇为幽默:

“我等到了锡特卡没几个星期,就看见有两艘个头不小的蒸汽轮船开来,搬下来的东西全是美国货。几天后,新总督也与他的士兵们一起乘船抵达。俄罗斯总督的木制两层豪宅坐落在一个小山岗上,院子里的一根高大桅杆上飘扬着俄罗斯的国旗,左上角画着双头猛鸷扯着个白手巾的样子(实际上是俄美公司旗帜——作者注)。当然,这个标志现在已经让位给画着一堆条纹和星星的美国国旗。在某一天下午,一群美国大兵排着队,由一个旗手带领,踏着庄严的步伐来到总督府。俄罗斯那边也有士兵排队等待美国人。这时候他们分出两个人开始拉‘俄罗斯双头猛鸷’下来,但是不知这二位是怎么了,只是拉下来一点点,然后旗帜上鸷的爪子竟纠缠在桅杆周围,使它无法被进一步拉下。因此,一名俄罗斯士兵被责令爬上桅杆,并解开它,但似乎那只鸷在他的手上施了一个法术,他无法到达旗帜所在的高度就中途滑了下来。另一个士兵也没能成功,到第三个士兵才如愿的把那只不情愿的鸷带到了地上。旗帜被带下来的同时,音乐响起,海岸边发射了大炮。然后,当其他旗帜降下来时,美国人从船上又同样多次的发射大炮。然后,那些美国大兵接管了克洛斯村周围围栏的大门。”

然而,就在俄罗斯卖掉阿拉斯加不到30年的时候,在这冰天雪地的地方发现了巨大的金矿,不但分布范围广,而且储量产量惊人。其中,有个朱诺大金矿开采了40多年,让美国赚了1.5亿美元——相当于20个阿拉斯加的价格。后来还发现了可开采石油储量13.7亿吨,相当于美国全国石油储量的两成,还勘探出5.7兆立方米的天然气——这是当年的亚历山大二世做梦也预料不到的。

俄属北美发行的纸币名为“美洲流通券”,分为两版:

第一版发行于1817-1825年,其共同特征为均为黑色图景。正面均书写公司名和面值,有不同形状的框围绕;背面有俄文缩写“РАК”,其下有手写号码。也多有纸质较厚,正面的框较为花哨,背面文字偏向一边者,系俄罗斯内地(主要是莫斯科)印制。共有六种面值,即10戈比、25戈比、50戈比、1卢布、5卢布、10卢布。

图1 第一版美洲流通券25卢布

图2 第一版美洲流通券50卢布

图3 第一版美洲流通券1卢布(本地印刷)图3 第一版美洲流通券1卢布(本地印刷)

图4 第一版美洲流通券1卢布(莫斯科印刷)

第二版发行于1826-1867年,其共同特征为正面有黑色椭圆形花团,其内有公司名、面值、号码,花团下方有签名;背面则有文字围绕国徽的椭圆形(内有1825年第一版国徽)或圆形(内有1825年第二版国徽)印章状图。规格差异较大,难以一一列举。共有七种面值:10戈比、25戈比、50戈比、1卢布、5卢布、10卢布、25卢布。

图5 第二版美洲流通券1卢布

图6 第二版美洲流通券5卢布

图7 第二版美洲流通券10卢布

图8 第二版美洲流通券25卢布

图9 美洲流通券背面的两种印章状图

图10 俄美公司的旗帜和标志

图11 俄属北美控制区域(今美国阿拉斯加州)

图12 阿拉斯加买卖原始支票,面额720万美元

标签: 马西莫
热门评论

最新文章

今日推荐

高铁上升级座位怎么收费 高铁选座位怎么选
高铁上升级座位怎么收费 高铁选座位怎么选

高铁上升级座位怎么收费 高...[详细]

热门排行

热门标签